• H Foundations 彼岸文化

何振岱詩詞賞析之三十七:情在句中行


惇疇大兒五十生辰,作詩二十四韻,祝其進德長壽

阿疇具靈性,而不合時宜。

資生托一藝,諸老稱良醫。

橘叟贈句雲:“善用經方慣活人。”

徵宇亦有“全家賴以康濟”之語。

近年乃坎坷,傷逝複傷離。

在遠莫汝卹,時時縈我思。

汝今遂五十,雙鬢應有絲。

我雖年篤老,能説汝兒時。

最蒙大母憐,覓閒親抱持。

寸甘必汝分,一笑爲汝怡。

靧麵及梳髻,煩勞寧肯辭。

十齡熟左傳,汝母爲汝師。

弱冠能仿畫,遂亦工爲詩。

罕與人酬唱,不怨知者稀。

我已悔扁隘,汝乃更過之。

汝且多兒女,婚學咸愆期。

老懷恆抑鬱,成就須何時。

汝嚐與我言,修養在隱微。

萬事貴自勗,不須感嘆爲。

汝德如有進,可喜良在茲。

人謀惟儘己,天意誰逆知。

至誠定感通,第一毋自欺。

語迂實近理,父子相諍規。

家園汝未目,瘦石扶花枝。

雖小聊適意,得安無多祈。

汝歸定憶母,踪跡堪思維。

汝能營旨酒,我猶勝數盃。

通讀何振岱的作品,有許多他冩給兒孫們的詩詞,冩儘了他的舐犢之情。那詩裡有思唸,有回憶,有關心,有安慰,有驕傲,也有擔憂。這些詩是閱讀何振岱作品不可繞過的一部分,讓我們看到了詩人愛家,愛孩子的拳拳深情。

這首詩爲他的大兒子惇疇五十歲生日而作,時年詩人78歲。



右一爲何振岱長子何維剛

何振岱長子名維剛,字惇疇,是當時京城著名中醫師,長詩詞。他的一生無需贅述,都在詩裡。

詩體五言古風,有樂府之範,冩法自由。從一定意義上説這更像是一封家書,在兒子生日時候,寄托濃厚的父愛。表達對以往歲月的懷唸,留戀以及美好的希冀。題曰“二十四韻”意爲二十四個韻句。不過整首詩應爲二十五韻才對,有可能是末句作爲單獨一個灰韻未被算入韻句。二十五韻,單句五十句之多,冩此長詩,是因爲要説的話很多,要敘的事很遠,要表的情很濃。凡此種種,此類古體形式更容易涵蓋。因爲古體詩善敘事,善表情,形式自由,樸素,親近,自然,從容,有娓娓道來之感,更適合父子間的親情互動。這也是善詩詞格律的老人之所以選擇此體裁的理由。

此詩通篇冩情,親情在字裡行間裡流動,那麼我們重點就來看他筆下的情。

詩從統領起,先冩我兒是誰:

阿疇具靈性,而不合時宜。

資生托一藝,諸老稱良醫。

這裡的“不合時宜”,是一種親人之間的嗔怪。就好比説:我兒悟性很高啊,隻是太實在了。表麵上是嗔,其實是換個法兒誇兒子。兒子聰慧,少年多才,卻不善變通或者説不夠圓滑。這樣的人,當然品行很好了。這是父親對兒子的總結和評價。流露的是父親對兒子疼愛。字裡行間是滿滿的自豪感。

這四句後麵以一行注解証明“諸老稱良醫”的説法:

橘叟贈句雲:“善用經方慣活人。”

徵宇亦有“全家賴以康濟”之語。

既要証明,所引用的人必不同凡響方可服衆。這注解中兩個人物在清末時期都鼎鼎大名。“橘叟”是末代皇帝溥儀的老師陳寶琛。陳寶琛字伯潛,號橘隱,稱橘叟,別號聽水老人。當年何振岱留居北京時與陳寶琛交往頗深。而“徵宇”則是陳寶琛的侄子陳懋鼎。陳懋鼎字澤鉉,號徴宇,是清末和民國時期政治人物,翻譯家,官至參議院議員。他的父親是陳寶琛的二弟,同爲清朝政治人物的陳寶瑨。陳家一門錦繡,尤其以陳懋鼎和父親陳寶瑨,叔父陳寶璐陳門三傑中同榜進士而轟動一時。短短的一行注解中,能看出老人的心思所在:看吧,我言之不虛吧,我兒就是這麼厲害。

冩了我兒如何,再冩“我”如何,那就是多有不順,傷逝傷離,都在統領當中:

近年乃坎坷,傷逝複傷離。

在遠莫汝卹,時時縈我思。

“在遠莫汝卹,時時縈我思”,“思”什麼呢?他開始從統領父子的各自的總結轉向了兩人的各敘:

汝今遂五十,雙鬢應有絲。

我雖年篤老,能説汝兒時。

你現在也滿五十歲了,應該有白頭髮了吧。我也老了,但卻常想起你的小時候。這裡“遂”是滿的意思。“絲”是以銀絲喻白髮。幾十年過去了,我是記憶猶新啊。從由“應有絲”到“説兒時”的時間距離的對比中有一個情感上的碰撞感,這中間的過程有多長,其中的父愛就有多深。

那兒時的你是怎樣的呢,下麵就開始具體冩我兒從小到大的細節了。由此開始了父親對兒子的“絮叨”。先是冩“汝”如何被“大母”疼愛:

最蒙大母憐,覓閒親抱持。

寸甘必汝分,一笑爲汝怡。

靧麵及梳髻,煩勞寧肯辭。

你小時候啊,你奶奶最疼你了。沒事時候總想抱着你。有好吃的先分給你吃。你一笑啊,她都高興死了。給你洗臉,給你梳頭,累了也不肯停下來呀。這不就是父子之間的當麵嘮叨嗎?這裡的“大母”是祖母的意思。“靧麵”,洗臉。“寧肯”,豈肯。

説了祖母,該説父母親了,時間上也從兒時推移到了少年“十齡”和青年“弱冠”:

十齡熟左傳,汝母爲汝師。

弱冠能仿畫,遂亦工爲詩。

罕與人酬唱,不怨知者稀。

我已悔扁隘,汝乃更過之。

我兒少年多才啊,十歲就熟讀左傳了,是由母親親自教的。到了弱冠之年,詩畫皆工,但少與人酬唱,不在乎別人知不知道,頗似乃父,且比我更固執。這裡的“扁隘”通“偏隘”,狹隘,偏執的意思。這裡是起句中“不合時宜”的進一步詮釋,表麵上説自己已悔之固執偏隘,不懂得巧言令色取媚於人,實際上表明了自己是個耿直實在的人。隻爲低頭求學問,不爲左右迎合搏名聲。我是這個秉性我已經很後悔了,沒想到你比我有過之而不及。真是父子相承啊。

汝且多兒女,婚學咸愆期。

老懷恆抑鬱,成就須何時。

汝嚐與我言,修養在隱微。

萬事貴自勗,不須感嘆爲。

説着説着,兒子就已經長大兒女成群了,老人從兒子操心到了孫輩。你的孩子們個個因學業讓婚姻都延期了啊。我爲此頗感抑鬱,什麼時候才能成家立業啊?“老懷”是老人的心懷,是老人家自述。“恆”長久,常常。而你安慰我説,修養要一點點積累的,急不得。萬事貴在靠自己努力,不必爲他們擔心。這裡有老牛舐犢的慈愛,有父慈子孝的互動,骨肉至親,寸草春暉。

汝德如有進,可喜良在茲。

人謀惟儘己,天意誰逆知。

至誠定感通,第一毋自欺。

語迂實近理,父子相諍規。

兒子都五十歲了,老人還是絮絮叨叨説不停啊。這幾句便是老父親對兒子耳提麵命的教導:我很高興你的德行不斷地在進步啊。你要記得哦,謀事在人,成事在天。至誠就能做到,最重要的是不要自欺。這裡的“至誠定感通,第一毋自欺。”引用的是《禮記》裡的“所謂誠其意者,毋自欺也。”其實這後麵還有半句是:“如噁噁臭,如好好色,此之謂自謙。故君子必慎其獨也”。這個典故的運用很明顯,就是教育兒子,無論麵對美醜,都要好好做好自己。然後他又怕自己説的太多,給自己找了個颱階下:語迂實近理,父子相諍規。我的話雖然有些過時,但都是實理,這是父子之間才有的規勸啊。

前麵的回憶,擔憂,規勸,祈願字裡行間,父愛在流動,且完全是一種生活化的敘述,詩句簡單易懂,最重要的感意在這最後幾句。這裡,前麵的述説凝結成了濃濃的思唸,盼你回來,來看看家園,來尋尋母親的踪跡,來爺倆坐下,我已年邁,但仍能喝上幾盃。

家園汝未目,瘦石扶花枝。

雖小聊適意,得安無多祈。

汝歸定憶母,踪跡堪思維。

汝能營旨酒,我猶勝數盃。

這裡,詩人陶然在希冀中的天倫之樂中。而陶然之中,我看到的是老人的孤獨和寂寞。小園雖好,兒卻難歸,年邁老病,不知何時能與兒共飲。表麵上冩的是期盼,實際上是憂傷,爲“篤老”,爲“傷逝”,爲“傷離”。開始時的那種“坎坷”之述回到在這裡縈繞,這是他在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人生密碼,在“進德長壽”的祝願中,是掩蓋不住的無限離愁。而到此結尾處也讓我們看到了一個父親筆下的京城名醫,從幼年到成年的成長過程。白雲過隙,歲月蒼茫。一切都不一樣了,唯有真情永存。

一首長詩,通體貫穿,順流而下,即疏朗清爽又濃情不化。沒有結構間的穿梭遊動,就是一層層地順下來,一通嘮叨,將尋常的家常往事描繪得生動形象,一步步把讀者帶入了那以往的時代。端的一個麵對兒子的老父親“正襟危坐”的姿態。

在藝術表達上,用韻不羈成規,變換隨意灑脫,但卻有一種謹慎的自由。比如支韻裡間雜了微韻“稀”“微”“奇”和灰韻“盃”。之所以説間雜,是因爲這幾個韻的轉換均無定規,隻是間雜散落在支韻當中。不過微,支臨韻,故讀起來並無違和感,想必詩人下筆時是有所考慮的。這就是爲什麼説他的用韻是一種謹慎的自由。他並沒有讓詩因自由而放開去。這是何振岱晚年作品的特點。在這首詩裡,他讓不同的韻“散落”其中,但又用臨韻以收束。冩法上追古,古拙,不羈於律,但運用上又嫻熟老道,不越一定之規。從這一點上,我們看到老人家終其一生在詩法上的講究。

在何振岱冩給長子的諸多詩詞中,多與年邁,病痛,離愁,思唸有關,可見長子在他心目中的位置,也可見其情感的依賴。比如:

寄長子惇疇

我衰汝乏相暌久,南朔離愁各晦明。

樽酒篇詩哀樂隔,不知相見是何生。

還有:

病愈示疇兒

小春苦受河魚疾,伏枕兼旬弱不支。

得健應爲神所佑,護瘳正藉汝知醫。

往來風雪衣毋薄,語笑簾幃夜每遲。

方喜加餐仍止酒,花前燭底看鏖詩。

再或:

偶書寄長子惇疇二首

十年萬裡去尋親,繭足鶉衣耐苦辛。

晴雨隨身惟一傘,前賢孝德可通神。

別汝翩然十五年,懸知霜髮也盈顛。

此生相見應無分,我老南邊汝北邊。

無論詩中有多麼的苦悲,都不能不感嘆,有一個會冩詩愛孩子的父親是何等的有幸。那種詩詞和愛的滋養,讓人生溫潤,豐滿,富足,讓他隨詩詞而傳世,更別説其中給予的厚望,祝福和讚美了。所有的這一切,可謂人生最大的美好!

文|申美英 编辑|陈武

0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