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英

何振岱詩詞賞析之三十九:孝奉暖心被,暖透梅花骨


在何振岱的朋友圈裡,其愛女之心人儘皆知,女兒對父母親的依戀和孝敬也同樣是人儘皆知,父女之間的感情羨煞了旁人也喜煞了爲父之人,所以在他的筆下不乏女兒的貼心和孝敬。

鷓鴣天 怡兒奉毳被,喜賦


老擁重衾暖尚微, 卻須毳被敵寒威。 隨身轉側渾無縫, 溫夢輕柔若有依。 孤枕夜,太悽迷。 霜風吹月下房帷。 今宵春透梅花骨, 笑口頻開有阿兒。


何振岱和家人合照 毳,讀cuì。是個會意字,從三毛。“毛細則叢密。故從三毛”。意思很明顯,它的本意就是鳥獸的毛,引申爲動物的毛皮。“毳被”,顧名思義,就是皮毛製成的氈被。另有“毳衣”“毳袍”“毳氈”等不一而足。“凡毳之屬皆從毳”。 這闕詞記載着女兒健怡爲老父送來一床毳被,讓老人家喜不自勝的故事,賦詞以記之。 《鷓鴣天》這個詞牌很特別,除了頸聯攤破而出外,其體格與七律無差。在名目繁多的各類詞牌中,它是最脫胎於律詩的一種,所以它的起承轉合也自然帶有律詩的明顯特徵。

何振岱冩給第三個兒子何郭敬

那麼,前四句我們就按照七律來解。 開篇兩句是一對流水句:“老擁重衾暖尚微,卻須毳被敵寒威”。説我老了,蓋兩層衾被的話,還是有一些溫暖的,但不夠啊,還是需要有毳被來抵擋嚴冬。這裡的“重衾”,是兩個衾的意思。“暖尚微”,是尚微暖的倒置,爲音律的關繫,變化之。這一變化,也變化出了美感,若直説“尚微暖”倒是直白無趣了。 開頭兩句,老人先説這個毳被對他這個耋耄老人有如何重要。接下來一聯那毳被已是蓋上身了:“隨身轉側渾無縫,溫夢輕柔若有依”。聯繫如此緊密,意在説明女兒的貼心。當我需要的時候,女兒會在。這是一對工整的對仗,上句冩身之感,下句冩心之感。上句強調了毳被的“無縫”。如何輾轉翻身,都無縫能透涼。“無縫”的感覺是以“渾”來加強的。“渾”似一個注腳,給“無縫”二字加蓋了一個有力的章,提起了一個勢,以突出“無縫”的渾然一體帶來的美好和暖意。下句“溫夢輕柔若有依”則重在吟味的表達,吟味中突出一個“若”字,此句若吟誦的話,將這個字“若”字適當拉長,那種幸福的暖暖的感覺就都在裡麵了。説是“若有依”,其實是尚有依,這個“依”就是對女兒的依靠,仰賴,托身和愛。女兒的孝心將老人暖到了夢裡頭。 這一聯對句工整:隨身=溫夢,轉側=輕柔,渾無縫=若有依。在結構上也自然承接着由“重衾”到“毳被”的過渡。從這兩聯中就看出七律的端倪了,“老擁重衾暖尚微,卻須毳被敵寒威。隨身轉側渾無縫,溫夢輕柔若有依。”這個上片它就是一首七律中的首聯和頷聯。 下片換頭。換頭處的兩個三字句,按《鷓鴣天》的詞牌章法通常是要求對仗的,比如辛棄疾的:“山遠近,路橫斜”。李清照的:“梅定妒,菊應羞”。蘇東坡的:“村捨外,古城旁”。陸遊的:“貪嘯傲,任衰殘”等。老人這裡沒有對仗,大概是爲了強調“孤枕夜”裡的悽楚和惆悵---“太淒迷”。“太”解釋了這種悲傷的程度。這個時候的老人家夫人已經故去,兒女也都長大成家,他“擁重被”僅微暖。獨看寒風吹月,長夜難眠。是必然會孤枕悽迷的。好在,這,已是過去式了。而今“今宵春透梅花骨,笑口頻開有阿兒”。 這裡的“春透”“梅花骨”都有雙指,一是指梅花寒枝迎來了春風,以“毳被”喻溫暖,以溫暖喻春風。這個毳被呀,如春風透骨,暖到了心裡。二是詩人的自指,以梅花指代他的梅叟之名。這送的哪裡是被呀,分明是女兒將春天送給我了。這春天的溫暖一掃孤枕夜裡的悽迷,讓老人喜不自勝,有女萬事足。“笑口頻開有阿兒”流露着他真誠的滿足,率性,和單純。 何振岱的個性敏感而多愁,直拗而守心。對於兒女,對於朋友,他更看重的是那份內心的感動。這詩中他沒有冩女兒如何,隻冩自己如何,一點一滴地體會着來自女兒的那份孝心。而在滿足和喜悅的同時,也把自己對女兒的愛意表露無遺。我們想象的在近百年前的中國,父親對兒女大多是正襟危坐,不苟言笑的。像何振岱這樣對兒女表露一腔愛心並賦詩爲感的,着實稀奇。 文|申美英 编辑|陈武

1 view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