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ultureFoundationZhendaiH

何振岱詩詞賞析之三十八:爲女五十歲生日作

在近代閩中詩壇上,何振岱旗下女弟子頗具才名,世稱“福州八才女”。其中一個,是他的掌上明珠,何曦。




何振岱三個兒子和女兒 何曦

何曦,又名敦良,字健怡,是何振岱唯一的女兒,在衆兄妹中排行老二,隨在敦疇之後。怡自幼隨父母苦研經史,極具才名又性情剛烈,幼兒時受了欺負就敢手持竹桿打回去。所以何振岱夫婦對這個女兒極爲愛憐,常盛讚有加。認爲女兒的詩學才氣超過了“十齡熟左傳”的兄長。這些,都被詩人冩進了詩裡。就是下麵這篇:

怡兒五十生辰


手持竿竹擊廚娘,祖母攜孫轉曲廊。

綰綰雙髫今五十,盈盈壺醁舊春光。

喜兒詩比兄才鬱,祝爾年如我鬢霜。

女佈男錢隨分足,天然穩步有康莊。

*兒幼時有媼戲侮之,怡持竿前擊,吾母挈以行。

這首詩冩於1948年,冩給女兒五十歲生日,這一年,老人家已是81歲高齡。

這是一首工穩完整的七律,不似冩給兒子五十歲生日那樣的娓娓道來,但也是文武蓋論,成幼兼備。從極富動感的故事起,其中能看到老人家捻須把酒回憶女兒兒時的慈祥愛憐神態。

“手持竿竹擊廚娘,祖母攜孫轉曲廊”當頭以此典起。想必這個故事是詩人述及女兒時的經典敘説。這上下兩句的動感描冩是起句的主要特色,由動態的描述完成了一個完整的故事:手持竿竹-擊廚娘。祖母攜孫-轉曲廊。那種揶揄,那種衝突,那種一言不合的反抗,那種被祖母拉架,提起小兒轉身疾走的匆忙,在詩尾的注解輔助中纖微畢現。這裡的“轉曲廊”,有“隱”“避”的含義在,而隱之中那種慌忙神態又流露其中。結尾中“兒幼時有媼戲侮之,怡持竿前擊,吾母挈以行”的“挈以行”表明了小女的年齡。什麼是“挈”?挈者,提也。能被祖母提起來迅速走開的人能有多大呢?所以這個“挈”比起“攜”字來必是更加靈活生動,豐富飽滿的。但之所以用在注解中而沒有用在句中代替“攜”,想必是爲避孤平之虞吧。

從起句中幼的表意,到“綰綰雙髫”是順理成章的承接。紥着兩個小辮子敢和廚娘幹仗的你呀,轉眼就已經五十歲了。此時此刻,我坐在這裡,喝一壺小酒,就想起那年春天裡的事了。承句很自然地冩到了“我”,但這個“我”是看不見的,“我”隱身在“盈盈壺醁”中。見酒不見我而酒中又有我,爲什麼?因爲這是承的章法要求。律詩的承句是整首詩中的無名英雄,它的作用是不動聲色的承接和遞交,以凸顯出起句的亮麗打眼和轉句的乾坤樞紐。所以這裡他隻會給你一個“我”的感覺,但不會讓“我真正出現,這個感覺,就是頷聯向下遞出的那隻手,將下聯中的人物牽到舞颱中央,亮相。

“喜兒詩比兄才鬱,祝爾年如我鬢霜”。到了這一句,“我”就出現了,情也隨之流露。前麵兩聯中,隱在故事和盃酒背後的情感這個時候跳到前麵,“喜”“祝”毫不猶豫地入情。我很高興,怡兒的詩文比你哥哥的更“鬱”。“鬱”在這裡是文採美盛的意思。到這裡,女兒的文武全才全部都有了,得女如此,我祝我兒長壽如乃父。

父親冩給兒女的詩最不能少的就是諄諄教導,如冩給長子阿疇的五十歲詩裡,他教導兒子“人謀惟儘己,天意誰逆知。至誠定感通,第一毋自欺”。給女兒的囑咐則是“女佈男錢隨分足,天然穩步有康莊”。“女佈”是麻佈的意思,這裡引申爲物。“男錢”則是錢幣的俗稱。這兩句是老父親在教育並寬慰女兒,錢財身外之物,窮者兼達,多少就便,知足常足。你文武雙全,一雙大腳,穩步往前走,定有康莊大道。

這裡麵透露的信息是,女兒的經濟條件是有限的,否則他不會説“隨分足”。而“天然”二字,則有“天足”之意。我們都知道,何振岱是反對女子裹腳的,他的女兒必是自然天足。這“天然”二字便有了性情和形態兩種含義,由此而出的“穩步”和“康莊”也就自然順暢地承接了這兩種含義,這是內外虛實的雙重交合。詩的層次和厚度,就在這樣步步爲營的層層交織中形成了。

文|申美英 编辑|陈武


1 view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