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英

何振岱诗词赏析之七: “泉”释层层人生意,愿心如潭共清澄•《理安寺泉》

Updated: Sep 23, 2020

理安寺泉

——何振岱


百涧竞成响,一潭私自澄。

萦苔下绝壁,小甃为幽亭。

声外尚含秋,意中欲无僧。

久坐闻香气,何必存禅名。

江湖流浊世,湍激何时平。

真当守此水,心根同孤晶。


       人们通常公认的何振岱的代表作品有两首,一是这首《理安寺泉》,还有一首是《鹤涧小坐•理安寺前》。点开百度词条搜索“何振岱”,在人物的相关解释之后,词条上列举的他的代表作品就是这两首。在他的同题诗中,还有一首《理安寺》也常被人视为他的代表作品。这些作品风格清奇高雅,干净利落,处幽不晦,寓意深邃。可以看出“理安寺”时期正是何振岱创作的巅峰时期。

       理安寺古称涌泉禅寺,位于杭州,因它建筑别致,周边山水景物清雅含幽,曾有无数文人墨客为之题咏,留下诸多诗篇。何振岱的“理安寺”诸篇可谓其中翘楚。

       这是一首古风。三平韵。诗句有意避开律句以近古,韵则规于词韵之中,有一种即自由又不放纵之感。

       整首诗呈收放之势。每一联上下两句皆一放一收,一远一近,一物一我,一虚一实,可谓收放自如,虚实相衡,物我交融。加之贯穿其中的声静相对,纤威互映,构成了本诗的诗意所在,景物当中蕴含的人生感悟与感叹又如诗之筋骨为诗中增加了力度。所以这首诗之所以能成为他的代表作品绝不是空有虚名。   

        诗一开始“百涧竞成响,一潭私自澄“便是一放一收,一远一近,一动一静的绝佳表达。上句描写了一个整体氛围,在五字之中写了景之大:”百涧“。景之繁:”竞“。景之满:“成响”。“竞”之所以为“竞”,意为多矣。山涧百流竞逐成响,轰鸣之声满山满谷,这就是这开篇五个字所带出的氛围。这个氛围的“大,多,满”即为“放出”。其作用是为了给下句的“收”提供条件,以凸显出下句“一潭私自澄”中“一潭”之象的孤,静,澄,从而让两者形成强烈的对比。其表现是:以”百涧“之繁,对”一潭“之孤;以”竞“之动对”私“之静;以”成响“之声响百汇对比”自澄“之宁静澄湛,如此达到转化与对比自现,诗意也随之而来。这两句中“竞”和“私”应是句中之眼,以争与不争的人性化灵动直接托起了前后两个截然不同的状态,即竞逐争流和默然清澄。以激流轰鸣为背景烘托出澄泉的幽静以及远世和无争。同时两者对比中产生出的冲击感,也使得”泉“为之凸显,让“泉”之主题脱颖而出---因为“潭”既是“泉”。   

        “萦苔下绝壁,小甃为幽亭”。“萦苔”:成团的青苔。“小甃( zhòu):小块的砖石。上句以“萦苔”的细小对比“绝壁”的巍峨,“绝壁”是大景致,“萦苔”是小描写,这就好比是骨络中的血肉填充,让诗显得丰满。而“萦苔”的色泽感和“绝壁”的峻峭感与下句的”小甃幽亭“之间相互呼应则透出了满满的诗意和美感。

        “声外尚含秋,意中欲无僧”,“声外”:即百流声响之外,这里也指山外或世外。“声外尚含秋”指山外的秋意未消,秋色仍在。而我只意在此情此景----“意中欲无僧”。“欲”:想要,希望。“无僧”:这里的“僧”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僧人,而是泛指“人”或人事烦扰。这一句和首联的“竞成响”与“私自澄”一样,以双关来寓意。心中不想有任何的世间烦扰,即是“无僧”之意。


何振岱作品

       到这里为止,前三联皆为对仗。在诗词当中,当起句以对仗之法出现时,其内容多为表严肃,庄重之意,此诗亦然。其作用是表意凝炼,给诗以一种庄重之感,同时又抒情酣畅,让诗具有美学意义。比如“萦苔”对“小甃“;”绝壁“对”幽亭“。”声外“对”意中“;”含秋“对”无僧“。他在这连续三联的对仗当中,完成了对景的描写:“涧”,“潭”,“萦苔”,“绝壁”,“小甃“,”幽亭“。环境的营造:”百涧成响“,”一潭自澄“;”萦苔(下)绝壁“,”小甃为(幽)亭“。以及”意的引出:“声外含秋”,“意中无僧”。这三联整齐的对仗也为后三联的自由与变化起到了收束和稳定的作用,让后句中的意有了自由挥洒的空间但不致游离,所以后三句中“久坐闻香气,何必存禅名。江湖流浊世,湍激何时平。真当守此水,心根同孤晶”便有了意之挥洒:“何必留禅名”;心之激荡:“湍激何时平”和愿之归处:“心根同孤晶”。

       “久坐闻香气,何必存禅名”是上一联的进一步延伸。“存”:存心,留神,关注的意思。和上句一样,为美景所吸引,想要忘却世上烦扰。“禅名”同样不是僧人之名,而是红尘人世的别称。“何必”句流露有轻蔑和唾弃之感及隐世之心态----我坐这里闻香逐意,何必去留意那些无妄之事呢。但即便是“意无僧”也不想“存禅名”,胸中仍难以平静,因为“江湖流浊世,湍激何时平“。

       “江湖流浊世,湍激何时平“这一句在前两联想要忘掉世间纷扰,追求“无僧”之境中来了一个小起伏。我想要追求“无僧”之宁静,但是我得不到,因为江湖流浊,湍激未平。这一联也同时巧妙地回扣了首联“百涧竞成响”的声像之态。

      世事如此这般污浊横流,何时动荡能够得以平息?便自然地引出了下句:“真当守此水,心根同孤晶”。“此水”:即澄泉。”心根“:心底的最深处。“孤晶”:孤高,澄澈清明。这句是说:我真是应当守着“此水”,让心底同这泉水一样澄净而清明。“真当”二字中,此“真”便是“非真”,流露的是他的无奈感。而期待让心底澄净是他写“泉”的用意所在。

       这首诗的寓意之深才是他真正的价值所在,写竞流寓尘世,写繁响寓纷扰,写澄泉寓人心。字里行间之中,景中寓意,意中带景。表面上在写泉,实际上是写心。追求的是心底泉水般的平静和清澄,同时又有逃不掉的烦恼和无奈。艺术表现上的收放自如,虚实有致,让他在深刻当中又不失美感,所有这些因素促成了这首诗使其达到了一个高峰,也使它成为了何振岱诗作的一个标志。

申美英

申美英:美国洛杉矶作家协会会员,《洛城诗刊》古诗词栏目编委!中英文双语杂志《诗殿堂》古诗词栏目副主编!

3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