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英

何振岱诗词赏析之二十五: 诗里乾坤大,小句写平生


这首小诗是写给民国时期著名的书法家,篆刻家和书画鉴定家黄葆戉先生的。 何振岱与黄葆戉既是同乡,也是同好,更有同志。两人相交甚篤,惺惺相惜,书信来往频繁,诗词唱和不断。只是这些往来唱和之作在诗人的作品集里却鲜有收录,大多流落到了民间,在文物拍卖会上方能见到。在《何振岱作品集》里有关他和黄葆戉的作品,我只找到了这一首: 赠青山农 室小天弥古,身疲神自愉。 寒光照沧海,知有椟中珠。青山农”乃黄葆戉的别号。

何振岱与黃葆戉的书信往来 写给这么一个经历丰富,爱好丰富,才情卓越文化大家的赠诗竟以五绝为律,让我颇感意外。五绝字少,空间小,腾挪不易,更莫说要在这寥寥二十字里写出一个人的全貌了,如何做到,要的是强大的功力。让我们来看: 初读此诗,总感觉暗含玄机,处处都是故事,但不知道故事是什么,须细细寻找方得。记得我的老师曾说“诗越短小,越不宜含典,即是含典,也须无痕”。用典但却无痕。这大概就是我隐约感觉到的玄机所在。好在我们无须在诗中寻找故事,只要就诗论诗,解读诗意就好。 看首联“室小天弥古,身疲神自愉”。十字对仗,写了人物周遭的环境,爱好,造诣及乐此不疲之貌相。“室小天弥古”可断句为“室小,天弥古”“室小,天,弥古”,意为:陋室虽小却尽是古意。这句写室内空间,室内气氛,室内的小世界。一句写出了诗中之人的背景和爱好,即安贫,好古。“天”不是指天上,而是指室内空间,它和“弥”一样,是满的意思,即室内弥漫着古意,亙古的气息。我们看看黄葆戉的生平介绍:“无心仕途,而对书法、碑刻、绘画等艺术感兴趣。对碑碣法帖、鼎彝玺印、汉砖石刻及名家真迹悉心揣摩,自学书画篆刻,潜心研习,技艺精进”。恰应了此句。也就是说他睥睨红尘,追逐古意,不问世事,反而容身天地。返璞归真,回归自然,却让格局更大,所以“天弥古”。此首联一出,看似虚写无实,可是巨大的信息量都在其中了,其人物也活生生地立起来了。 “寒光照沧海,知有椟中珠”。“寒光照沧海”是虚话实写,“寒光”,“沧海”都不是指本义。“寒光”不是真的有一道寒冷的光芒,“沧海”也不是指茫茫大海。用“寒光”和“沧海”这样具象,其用意是把道理“实物化”。“沧海”乃人海,乃大千世界。也可看作是人世间。“寒光”,可以看作是“天光”,“天道”,天道酬勤。所谓的天地自有道,不埋真才子。之所以用“寒光”,是因为前面有一个“天”字了,所以“天光”以“寒光”替代。天道之下不能藏私,这就引出了下句,“知有椟中珠”----即是“椟中珠”也能看得到。寓意真金子不会被埋没。 在另一层意思上,“寒光”也可指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即所谓的磨砺之道,尽寒也。就好比“寒窗”指的是读书是同样的道理。这是诗词的引申,比喻,和夸张,也就是诗人的思维。诗人用这种虚话实写的方式将前两句的状况和境界的描写来了一个角度的转换,以大视角来论之,然后在尾句中以小“椟中珠”来收束,以达到收放的平衡。 尾句境小,是一种比喻。取“椟”的平庸与“珠”的珍贵做比较。这个“珠”就是描写的对象,黄氏。貌不惊人,璞玉藏珍。“椟”,是他不如意的环境状况,隐应着的是首句中的“室小”,虽然你伏于椟中,但天道有眼,终会看到你的。

何振岱与黃葆戉的书信往来 再说律: 我们看到此绝首联对仗,起句仄收,这都应了五绝的诗体要求。五绝因为字少,所以对诗体的要求:一,首联以对仗为佳,以对仗压阵增加稳定感。二,起句宜仄收。三,大气。以小压大。五绝适合大度之气象,不适合写小闲情。 还有在用典上,五绝可以引典,但因为字少不容易切入,所以五绝用典非常不易,一般人控制不好,能娴熟控制五绝的,都是圣手。 所谓五绝还有其他种种不一一赘述,这首小绝恰合了五绝的诗体特点,一绝便可看出老诗人的功力所在。如此他才得以腾挪有余,用二十个字写了人物的环境,动态,爱好,神情,前世所及,今生评价。四句虽小,乾坤却大。如此一个人物就立在眼前了! 申美英 申美英:美国洛杉矶作家协会会员,《洛城诗刊》古诗词栏目编委!中英文双语杂志《诗殿堂》古诗词栏目主编!

6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