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英

何振岱诗词赏析之十一: 拈花为解花中情

扫花游 · 岚君以家中梅花两朵封寄,

题曰家园春色,为拈此解

——何振岱

一般春色,

甚苦爱家园,

手栽偏好。

信风恁早,

料芳心也念,

爱花人老。

细裹亲开,

却讶题封字小。

是纤手、

自摘取树梢,

闲起清晓。

寒悄乡梦杳。

忆竹外斜枝,

酒阑千绕。

远香暗袅。

算心情未减,

樽前年少。

迢递风光,

与子拈来微笑。

庭月皎。

约依然、

碧栏双照。

        这首诗四年前读到过,今天再读,感觉依然是那么熟悉和新鲜,可见四年来并未忘却过。打动我的,是词中细腻又自然地流动着的真情和雅意。信风传的真情,梅花递的相思,拈来都在心里。

        这是一首思亲的诗,写给他的妻子郑岚屏。其时游子离家,妻以家中梅花寄之,诗人便拈花填词,以解两地思念,这便是题中“为拈此解”之意。



右一 郑元昭(郑岚屏)


        词牌“扫花游”,又名“扫地游”,双调,上下两阙,为周邦彦所创。因其词有“占地持杯,扫花寻路”句,故一句得二名。有人写此牌时常以“扫花游/扫地游”这样的形式将两个词牌名同时挂上,以示郑重其事。此牌调取清真词,多叙闲愁,清新而意雅,颇合何氏的作品意味,这也当是何振岱多选取此类词牌的缘由。

        上下两阙。上片写了异乡之人正苦念之时收到了妻子寄来的两朵梅花,并有小字题款“家园春色”,遂从想象描绘了爱妻摘取梅花时的情景。下片写了对家园的回忆和对妻子的思念。整首诗描写自然温蕴,恬淡又细腻,对动作和心理的刻画尤其细致入微,却又繁简有致,情真意切。与他以往的写异乡羁旅的愁肠百结不同,这首诗虽写思念却无愁感,满篇都是暖暖的爱意。

        “一般春色,甚苦爱家园,手栽偏好”。“一般春色”:同一般春色的意思。这里的“春色”点了题中的“家园春色”,是对“家园春色”对话式的回应----“虽是一样的春色”。“一般”中透出的是春色相同,却是不同之地,呼应着题中之“寄”。这种明暗参差交织的开篇之法,有一种诗意涌动之下的相互呼应,不动声色地走入诗中,给人一种品味的快感。“甚苦爱家园”的断句应为“甚/苦爱家园”。“甚”是个重音词,“甚”后带“苦”,强调了对家园之爱。虽两地春色相同,我却更爱我的家园春色,尤其是我--“手栽”--亲手栽下的梅花。“手栽偏好”,读:偏hào。这里自然地带出了“梅”,自然而然地引出了爱梅之切,也同时将妻子寄梅之用意以及诗人得梅之欣喜之情寄之其中。

        这开篇中是说,想家了,想家中那红白两株梅了。想必你也是知道的呀,所以“信”早早地就来了。这就是后几句“信风恁早,料芳心也念,爱花人老”。“信风”有两重意思,一是指春风,二结合下句看,它就是“信封”的别样写法,用“信风”来表,目的是增加诗意,以去实就意。“芳心”当然是指妻子郑岚屏。这里写了两处相思,一种真情。才说家园苦爱,便有信风来早,了了几句让你看见夫妻二人结爱在深,心心相照。

        下面是老人开信时的描写,“细裹亲开,却讶题封字小”。这两句是整首词的点睛之处,而其中的“讶”,更是词中之眼。“细裹”:小小的信封。“讶”流露的是惊讶,感叹以及感动。“题封字小”非在写字的大小,而是在那一行端正的蝇头小楷中,能看见爱妻一派用心和情意。两句中,信的形状大小,人物的动作,表情,心理,纤微毕现。所以他感叹又思念,脑海里便萦绕着妻子摘取梅花的情景:“是纤手,自摘取树梢,闲起清晓”。



岚弟(何振岱称郑岚屏为岚弟)与吾师(郑岚屏称何振岱为吾师)吟稿


        上阙是叙述,感念,描写,和想象。下阕则回到了现实当中,在现实与回忆中穿梭。有淡淡的愁,有暖暖的爱,更是深深的思念。“寒悄乡梦杳”,这里是上阙那感动和感念之后的一声轻叹---家园是如此的遥远,而我只能独受清寒。夜寒扰梦,不由得“忆竹外斜枝,酒阑千绕。远香暗袅”。这几句都是在回忆家中的情景,围绕着梅花,不离其题。“竹外斜枝”指的是梅花,“远香暗袅”也是指梅花。在古诗词的意象当中,“斜枝”,“暗香”,“疏影”均是梅的特指。想起家园之梅,虽“寒悄乡梦杳”,我却“算”---思忖“心情未减”,仿佛人也变年轻了---“樽前年少”。为什么?因为有“迢递风光”。这里的”迢递“是”寄“之表达,“风光”仍然是在写“梅”,是寄来的“梅之风光”。正是这“风光”,让你我更感心心相印,也让我忘却了那寒夜之愁,乡梦杳杳。

        这里的“拈来微笑”用了“拈花一笑”之典故。这个典故来自佛教的传说:相传当年释迦牟尼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唯有一人破颜微笑。这是佛教里以心传心的第一公案,后人以此比喻心心相印。在这里我不得不感叹诗人用典之高明。古诗词用典讲究“无痕”,无痕而自然融入诗意是用典的最高境界,这里他达到了。他把这个典故完全融化在了诗句当中,化为了“融融的暖意”,让你感受深刻。前面说的“暖意满满”体现的就在这里,远离过去诗中常见的百结愁肠也体现在这里。这里是诉不完的思念也是享不尽的关爱。伉俪情深都在那拈起两朵梅花里。

        最后两句“庭月皎。约依然,碧栏双照”。拈过梅花,拈过相思,拈过相忆,拈过感叹,这掂拈之间是心心相印,在恍惚间感念走进了现实,现实交织着思念。举目望月,双双碧栏伫立。恍然之间,你就在身边。承月色皎洁,有暗香涌动。这就是这煞尾处留下的袅袅余韵。

        这阙词,有愁而不伤,有念而不粘。清风透叶,自然轻灵。细微的动作和心理入诗让人眼前一亮。在我看来,这是何振岱作品中的上乘之作。其情若真,必沁人心脾,豁人耳目。梅花一拈,解尽一腔深情!

申美英

申美英:美国洛杉矶作家协会会员,《洛城诗刊》古诗词栏目编委!中英文双语杂志《诗殿堂》古诗词栏目副主编!

10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