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英

何振岱诗词赏析之十五: 小影生出几多愁

辘轳金井•自题小影

——何振岱

细生何爱,倚庐中、写出半身秋影。

石瘦松癯,换年时吟鬓,风柯莫静。

恨佳日、过时思永。

薄暮投怀,依依底似,堂前光景。

垂髫旧踪怕省。

痛人间路仄,霄宇秋迥。

半老孤儿,减雄豪心性。

孱躯似病。

更惘惘、古愁难整。

向晓乌啼,呼娘不见,泪谈帏冷。


许宙作品

何振岱是个感性的诗人,他诗中流动的感性色彩贯穿着作品始终,不过读过他自画像般的几阙词后,我看见了诗人的另外一面,即伤感自怜又仿佛一个天真少年,不染世间的尘埃,没有世故和俗套,有着天然的率性和纯真。毫不掺假的性情流露。这几阙词不是一组,却是一类,都是“自题”,都在写自己,能让我们还原出一个活色生鲜的何振岱来。

一个立体的何振岱,我们将逐一读来。

词题《自题小影》意为为自己的小像题词。从开篇中的“写出半身秋影”中可以看出,这个“小影”应该是他的自画像,而不是我们现在理解的照片留影。这是一个自己画像,又自题其词,看石松身瘦,进而顾影自怜,引发出几多伤感之作。

词里的信息量挺大,句句都有细节和感触,仿佛句句都是故事,我不妨逐句来解读一下。

“细生何爱,倚庐中、写出半身秋影”。“细生”:瘦弱的书生。“何爱”:没什么好看的。这里是看小像时的情景。“倚庐中、写出半身秋影”:我斜靠庐中画出了秋天中的半身小像。这是场景转换,转回到了当时画像的情景。

“石瘦松癯,换年时吟鬓,风柯莫静”。这里又回到了现实观像,“你看我,瘦的像石头和松干一样,换年时来感叹一下时光吧,时光不会停。“换年”,是又一个年头的意思。“鬓”代表了年龄和岁月。又过了一年,看着过去的小像,叹息一下时光流逝。

“恨佳日、过时思永”。过去的好时光都过去了,但对过去的思念常在。

“薄暮投怀,依依底似,堂前光景”。此时此刻,薄暮洒在身上,就好比是堂前的我,也渐入暮年了。这里用“薄暮”比喻暮年已至,由此意象引起伤感,为下片的“入情”和情感的进一步展开做准备。它的作用好比是律诗里的颔联,起着“承”的作用,是作品由开始到深入的过渡,就好比是左右两只手,一边牵着上阙,一边连着下阙,也像是上下两阙之间的轴承,让两阙间的脉络有个自然的连接,不至断裂。所以它有着融合上下阙的两种感觉,在词学上有人叫它做“准备过片”。就好比这句,它既是对环境的描写,但在环境之中流露的迟暮之感为下片的人间路仄,豪情不在,亲人不在的悲情做了准备。


许宙作品


上阙交代了小像的来历,下阙便开始进入心性的感悟了,追往抚今,悲从中来,涕泪太息。

“垂髫旧踪怕省。痛人间路仄,霄宇秋迥”。远离了年少的岁月难以回顾。痛的是人间路难走,天地之间尽是秋日萧杀凄清。“垂髫”指年少。“霄宇”指天地之间。“秋迥”是萧杀之气,多用来比喻悲愁。

“半老孤儿,减雄豪心性。孱躯似病。更惘惘、古愁难整”。我已经年过半百,双亲不再。过去纵有万丈豪情也已消减。何况身体也不好,瘦弱如病。也不知道如何收拾长久以来的愁痛。这里的“古愁难整”取自 “晚泊野桥下,暮色起古愁”(宋•苏舜钦《舟至崔桥》)之句,恰回应“准备过片”中的“薄暮”之意象。让脉络有绵绵不断,丝丝相连之感。

“向晓乌啼,呼娘不见,泪谈帏冷”。这时候,心中的悲愁已达到了顶点,由小像中的“石瘦松癯”的瘦弱之躯引起的哀叹从步入暮年到人间路难,再到不知如何是好的“古愁难整”,到这里已经哀哀不已。“向晓乌啼”,“向”:将要。“晓”早晨。天快要亮了,乌鸦开始鸣叫。这意味着诗人在这难以自拔的愁思之中从“薄暮”的黄昏时刻一直坐到了“向晓”的即将黎明。听见“乌啼”,想起了自己的亲娘。这里他用了“乌鸦反哺”的典故,来比喻自己呼亲不见的悲伤。乌鸦返哺来自李时珍的《本草纲目》:“此鸟初生,母哺六十日,长则反哺六十日”。此刻乌鸦唤亲,而我的娘在哪里?不由得“泪谈帷冷” ,“泪谈”当“泪弹”即弹泪,“帷冷”指心冷,也指泪水打湿了帷帐,致“帐冷”。这种种境况怎不叫我流泪呢?

这是感意颇深的一阙词,哀哀之声不断。小像生悲愁,顾影悽自怜。怜秋,怜瘦,怜暮,怜孤,怜心性减,怜身似病,怜愁难整,怜亲不在。怜之愈进悲之愈深。难以自拔,泪流帷冷。这阙词,悲太浓,伤太重。好在还有几阙,后几阙如何?且待分解!

申美英


申美英:美国洛杉矶作家协会会员,《洛城诗刊》古诗词栏目编委!中英文双语杂志《诗殿堂》古诗词栏目副主编!

1 view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