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英

何振岱诗词赏析之十六: 先生可是绝俗人,神清骨冷无由俗

水龙吟•其一

日来消瘦殊甚,揽镜自惊,賦词寄慨

——何振岱

因谁苦费心魂,吟身更比春前瘦。

虚消髀肉未成,勋业居然癯叟。

俊赏浑忘,姿年难再,劳生依旧。

只镜中凝睇,自家默喻,千般意,都孤负。

那有生平时候。

煽妖氛、龙虬方斗。

早衰若我,关门息影,几时能彀。

只自舒怀,中宵看剑,高楼呼酒。

好加餐却念,孱躯久健,古来多有。

这阙词是老人家闲来时的揽镜自怜,顾影自“赏”。

和上篇的哀哀悲叹不同,在这一首中,他将可爱和率性写进诗里,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何振岱,也让我们在感受他自怜感伤的同时也不由地会心地一笑——好一个可爱的老人。

这阙词写老人感觉近一段时间瘦了许多,揽镜一看,吓了一跳,由此生出了许多感慨,提笔以记之。其中有神态,有自嘲,有感慨,也有自我开解。活灵活现地展示了一个可爱的老人一派天然纯真的心态 。

逐句以解。

因谁苦费心魂,吟身更比春前瘦:你看我在这是在为谁操碎了心呀,居然能瘦成这样,比开春前还要瘦。

这是一种自嘲,这种自嘲和他作品中惯有的悲春伤秋的哀叹不同,这阙词一开始便是一派轻松的态势。这种轻松感在何振岱作品中并不常见,说明他在有意地改变着自己的风格,或者说有意地减少着作品中的“悲情伤感”。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改变,这种改变也许缘自对生活的开悟,也许缘自对艺术的追求,也许是对词意不同表达方式的探索。这让我想到了苏轼改词之婉约至狂放豪迈,他这里也一改他一贯坚持的婉约风而开始直截了当地“揽镜写实”,不加晦语也无隐意。

虚消髀肉未成,勋业居然癯叟:没能把大腿上的肉给补上来。居然让我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变成了一个瘦老头。“髀肉”:大腿上的肉,也是髀肉复生的缩写。“勋业”原本是建勋立业的意思,这里被他用做了名词当“建勋立业的人”。“癯叟”:瘦老头。这是种轻松和幽默。这种轻松感和苏轼的“穿林打叶”“竹杖芒鞋”中流露的轻松和快意相同,让他诗中惯有的沉重感荡然无存。在接下来的表达中,这种感觉一直存在着,形成了这阙词特有的风格,那就是自嘲接受,去悲除感。

俊赏浑忘,姿年难再,劳生依旧:我当年的俊朗模样已经忘记了,英姿也回不来了,不过辛苦未减呀,我还是得像年轻时那样辛苦劳累的生活啊。

只镜中凝睇,自家默喻,千般意,都孤负:这一句有一些些伤感。我自己凝望着镜中的我,明白了眼下的一切,过去的千百种意愿,都已经是“孤负”---错过了。“凝睇”:凝视。“默喻”:默然知晓。“孤负”:当辜负。这是一种对岁月的叹息,感叹自己很多理想都没有实现,现在知道都不可能再回来了。

那有生平时候。

煽妖氛、龙虬方斗。

早衰若我,关门息影,几时能彀。

只自舒怀,中宵看剑,高楼呼酒。

好加餐却念,孱躯久健,古来多有。

下阙写自己认命了,用现在的话讲,叫和命运和解。

我的一生当中没有那个时候:斩妖屠龙,扫除妖孽。像我这样早衰的人只能是关起门来低调做人,做不到那种滔天伟业。捡些小情趣自我舒解,夜里起舞看剑,或登高呼朋唤友把酒言欢。想多吃点增肥吧,转念又想,嗨,瘦又怎样?瘦而健康的人,从古到今多了去了。

呵呵,这就是他的态度,坦然接受了自己“孱躯”:身瘦。也明白自己早衰身弱做不了“斩妖伏龙”的大事,只能做些小情调的事。瘦就瘦吧,健康就行。

和上一首的顾影自怜相比他这次是相当的释怀。其中流露出的些些悲意让他仍觉“词中语伤”,生怕留悲,于是他又填了一词,将心情再解释一番,这就是下面这首:



水龙吟•其二 前词语伤,因更谱此曲自解

老来消尽朱颜,也应身与诗人称。

烟村贳酒,风江垂钓,尽饶佳兴。

思欲云腴,气还秋肃,底输公等。

更浮尘扫却,炉薰静对,放清味,闲中领。

换作痴肥未肯。

是生来、神清骨冷。

怀人坐夜,摊书起早,少眠多醒。

便减腰围,怎教轻减,耽吟心性。

倚寒天剩有,梅花满树,认年时影。

这一首更是洒脱:

虽然老了,身体瘦,容颜消退,但咱是诗人啊,身形气质要配上诗人的称号。我烟村赊酒,风江垂钓,全都是诗情画意,无限佳兴。一直想要胖些,但事实上却总是象秋天般的消瘦,这多不公平啊。罢罢罢,还是闲来将浮尘除去,燃起炉香,享受这清淡闲雅吧。

若当真胖成肥头大耳模样,我倒是也不肯的。我这是生来就瘦啊,加上夜怀故人,早念诗书,少睡多醒,自然瘦多。虽然减了腰围,但怎能减掉沉湎于诗书的心性呢?此时此刻的我,只去那开满梅花的树下,寻找过去的踪影吧。

你看,这是多么豁达快意的人生。

这几首词,临镜抒写,或吟或叹,或调侃,或释然。叙述,描摹,感叹全都以实写来,无诗意的放飞,却透着心性之美。在故事般诠释自己瘦之前世今生中无处不渗透着心意感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老人的清癯雅致,贤良方正,童稚般的单纯,以及他的内视和自省。同时从这两阙词中,我们也能窥见何振岱从这里开始有了“去语伤”之态,这在他的作品中当是一个巨大的转变,许是岁月使然!

读诗,在欣赏笔墨之妙的同时,领悟的是诗人的诗心所在,能捕捉到他的心性便是收获。词无拗意,寻迹解之,以还原诗人形象。

他是个绝俗之人!

申美英


申美英:美国洛杉矶作家协会会员,《洛城诗刊》古诗词栏目编委!中英文双语杂志《诗殿堂》古诗词栏目副主编!

4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