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英

何振岱诗词赏析之十四: 一阙小令共品之

霜天晓角•读《饮水词》

——何振岱

相爱如身。

相怜始是真。

两两牵肠镌骨,算古也、不多人。

愿心互亲。

莫求人绝尘。

只恐炉香窗月,些少分、是前因。

赏一阙小令吧,世人都在寻找“大义”,我们只品味道。

这阙词写的是读纳兰性德的《饮水词》有感。

《饮水词》是纳兰性德的词作集。取自南宋岳珂《桯史•记龙眠海会图》“如鱼饮水,冷暖自知”故名。多写悼亡、恨别、男女情思等。“作词皆幽艳哀断”,在当时盛传一时,故有“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之句。

这一首也由此而来。

上下两阙,上阙写了对纳兰词的评价,下阕既写了对作品所述之情的感慨,也是对人生的感叹。笔调情真意切,朴质而意沉,无噬骨之意,却有涓涓之情。

我们说,对何振岱诗词特点的评价有一个共识是其作品的“深微淡远”。这个评价更多的是对他晚年作品的评价,并不贯穿他作品的全部,所以他的晚期作品在其整个创作生涯中更具有代表意义。读他的晚期作品重要的是先品其味,其后才是寻其意。其味淡雅,其意含润。没有了前期的啮齿苦悲,却有一种清远雅意和淡淡的伤感经久不散。比如“看小了一行飞雁”,“算此际、新开时候。甚绿窗、消息来迟,可念咏花人瘦”。“细裹亲开,却讶题封字小”。“问年五十衰于我,出手千花只为人。今日息儋偿一醉,酡颜还汝自家春”。所有这些,用词用语平淡清绮却淳朴动人。细微之处见大景,清淡之语述深情,这大概可以解作“深微淡远”之一意。


我们看这阙词。“相爱如身。相怜始是真。两两牵肠镌骨,算古也、不多人”。很浅显易懂的句子,不需要特别解释,主要写读纳兰词的感受。在纳兰性德的《饮水词》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悼亡词,追念亡妻卢氏,或者是写远离家乡的离情别绪,大多是真情之作,写的真切感人。如他自己所说的:“诗乃真声,性情之事也”。比如他的《忆江南》:“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翻香阁絮,清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很显然,纳兰词中的镌骨深情打动了诗人,仿佛是合上书时的喃喃自语,沉浸在词中不能自拔。用低语慢絮诠释着书中情感:象爱自己一样相爱,至始至终都是真情真意。这种牵肠蚀骨的相爱,古来能有几人?这阙的亮点在于最后两句“算古也,不多人“,事实上这也是它吸引到我的地方。这两句近乎口语般的句子,正是何诗返璞归真的标志,也是他的所谓的“淡”之所在,它象是一个沉重的感叹号为前几句作了注脚,平淡却不单薄,其中透出来的意味仿佛能听见作者掩卷长叹时那沉重的呼吸声。

“愿心互亲。莫求人绝尘。只恐炉香窗月,些少分、是前因”。这下阙便是他的愿望和祈求了。只是这种愿望和祈求不仅仅是对个人,也是对全天下的人。祈愿人们相亲相爱,不要分离。但是,愿望归愿望,只恐怕,这缘分就像那炉中香,窗上月,浓些淡些,阴晴圆缺,都已经是前生注定了的。若真像那炉中香,窗上月,我们又能怎样呢?这里他用“炉香”和“窗月”来比喻人间的悲欢离合,缘聚缘散,蕴涵着情感的无奈,也是对人间诸事的又一声叹息。同时两种意象的运用也营造了一种诗意的氛围,也应该是他所处环境的真实写照,随手写来,恰当此时。仿佛让我们看见诗人在氤氲香雾中坐于灯下望着轩窗明月,感前人,想眼前。

何振岱是个感性的人,我们读他的诗,至始至终都有诗意在感性中流淌。从前期的幽怨难解到晚年时的悲悯伤怀,后者万事亦生愁,但愁中却有了一种淡然,有了一种厚重,有了一种释怀和放下,有了一种柔和温润的平静,也有了一种儒雅含情。这是诗人一生为诗的修养。

一阙小令,共品之!

申美英


申美英:美国洛杉矶作家协会会员,《洛城诗刊》古诗词栏目编委!中英文双语杂志《诗殿堂》古诗词栏目副主编!

0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