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英

何振岱诗词赏析 花落花开两由之·《春感》其二

《春感》其二

                   ——何振岱

花落花开总有时,

芳愁只在旧园池。

飞茵坠溷终吾土,

浪蝶狂蜂异所思。

早虑风霾妨始蘖,

长嗟藤蔓束柔枝。

玉儿漫恋雕栏好,

倚损罗衫却未知。

       如果说上篇《春感》有浓墨难研的惜春之意,那么这一篇便有些慢拨心弦的微动之感。虽然他也写“愁”,也写“异“,也”长嗟“,也”早虑“,但与上篇相比,少了一点凝重,多了一分释怀。少了一点伤感,多了一些欣熙。虽然表面上仍是愁绪连珠,但字里行间里却也透出了惬意之感,有一种悲叹中的游离。自此看来,此篇是上篇不错的承接。

      上篇开端是“惜春何忍见花飞”,想要“张幕悬铃”留住飞花。到这一篇则似乎是开始将郁积的愁绪向外散发了。所以首句便说“花落花开总有时,芳愁只在旧园池。”这一联的意象运用“花落”“芳愁”“旧园池”在表面上看都是伤感与悲凉,但其实内心里已将愁绪放下,在春愁中流露出了些许舒怀之意。何由来哉?决定这种感觉的当然不是这些愁绪满盈的词语,而是从两个不起眼的字“总”和“只”中散发出的感觉。在我们欣赏诗词过程中,诗词中流露出来的那些细微之感来自何处,需要我们仔细的梳理并甄别。而最容易被忽略的,就是如“总”“只”这样的表面上无所是指的字。在这两句诗里,“花落花开”很重要,“芳愁”,“旧园池”也很重要,他们是情感的直接流露,没有他们,情感无所依托。但是在这句诗里它们只是表面上的情感,在诗里流露出来的情感氛围里,这几个词都不是情绪的主导,而只是一种“愁芳”留在了“旧园池”的过去式。所以他不代表情感的实质,不决定情感的走向。决定情感的真实态度以及走向的,是这两个看似无关紧要的“总”和“只”。惊讶吧!这就是品诗之”品“之所在。

      品诗不仅仅是看诗中显性的字和词,重要的要看句子里涌动的情绪,看哪一个字在对这种情绪的流动起着一种方向性的作用。这里的“总”和“只”同为程度副词,看似普通,实际上“总”有着连接着一个状态的结束和另一个状态开始的作用:结束了花落,又有了花开。结束了飞落之愁开始了接纳之态。而“只”中更有一种情绪的表态。在小篆里“只”是一个“口”,口下两撇表气出,也就是叹息。所以“只”的本意有表示着终结和感叹之意。两个字的本意让它们都有着决定情感“花落花开”和“芳愁”归处的功能。“总”让“花落花开”落脚在“总有时”。而“只”左右相牵着”芳愁“和”旧园池“,便具有了否定之否定的效果,即“只在旧处,不落新所”。所以在这两句诗里,”总“和”只“即主导着情感走向,同时也奠定了这首诗的情感基调,让“花落花开”里流露出了希望,同时也把”芳愁“甩到了脑后---”旧园池“,表达着花开花落两由之的淡定与沉着。

      首句说了惜春的愁绪在慢慢化开,到了颔联这里便开始在为这个情感寻找注脚了:“飞茵坠溷终吾土,浪蝶狂蜂异所思”。上下两句中,分别用了“飞茵坠溷”和“浪蝶狂蜂”两个成语。这两个成语原本各有所指,但在这里作者只取用了他的两个成语中的象而没有取其意。也就是说他只将其用作了眼前之景物的实景描写而并无借指。“飞茵”,即飞落的花茵。“溷”:读音hùn,通混。从水,从口,从豕,本意是浊水横流的污浊之所,这里仅指黄尘之地。这句的意思是:不管怎样的花飞飘落终究是在我的土地上。以此来为自己惜春之意寻找一点慰藉。在这一联里重点要讲的是该联的下半句“浪蝶狂蜂异所思”。这一句通常读诗的时候往往容易被理解成:“浪蝶狂蜂不是我所想的。”如果这样解释的话,这里的“所”当是名词“我”的助词,单句解释也许勉强过得去,但是却和上句以及上联之间失去了脉络的连接,形成了“隔”,故此解无解。所以遵循着格律诗中二联必须对仗的章法要求,我将“所”解释为名词”处所“,这样既符合章法----让名词“所”对上句的名词“吾”,也让这句诗有了更合理的解释,让前两联的诗意有了一个完整的衔接,也由此得以看出作者心思的清净---不为浪蝶所困扰,只为飞茵而凝神。“花落了总还会再开,过去的芳愁都过去了。无论怎样,花落如茵也是在我的地上,我意在落花,纵横飞舞的蜂蝶让别处的人去想吧”---释为前二联。



何振岱作品

      前两联表面上写的是情绪,实际上所有情绪的叙述都是一种背景交代,因为所有的描写都是客观表面上的目光游动,给人一种外在的感觉。甚至连“芳愁”也都只是他笔下描写的一个“物”,其作用是隐藏和引出他的真实情态。在前两联中他的表达手法和他的真实情感是相反的,表面上是在写情,实际上写的是物,一种淡淡的情绪隐含在这些“物”之中,“物”在上,情在下。而到了“早虑风霾妨始蘖,长嗟藤蔓束柔枝”这里,情与物的关系开始反转,表面上写的是“物”“始蘖”“柔枝”,实际上写的是情“虑”和“嗟”,他开始把那种隐含着的情绪提上来,转而让内心来主导眼前看到的景物,从而将物在上,情在下反转为情在上,物在下。从感觉上,前两联看似在写内心,实际写的是现实。而这一联看似在写现实,实际却包含在深深的情感当中。”早虑“:一直以来的忧虑。风霾:风吹尘飞。妨:伤害。始蘖niè:新生的嫩芽。柔枝:娇弱的花枝。这两句的意思是:我既怕风尘损伤了嫩芽,我也为藤蔓缠绕了柔枝而长叹。这联,活生生地展现了一个清癯孺子之形象,他心思细腻,敏感怕伤,既有文人之雅意,又有心怀弱小之善心,让我们得以从这里对作者的性格做一个小小的窥探。

      当所有的情绪都抒发完结时,作者将目光转向了“玉儿”身上。“玉儿”如果不是人名的话,她便是俏丽女子的别称,她可以是作者身边任何一个为他所疼惜的人。目光转移处,原来不只有我在忧肠百结,对春长虑。还有“玉儿”也在痴痴地望春,以至于倚损罗衫竟不知。这里用了夸张的手法写“玉儿”之痴,之恋,之忘我,之缠绵悱恻,之浑然不觉时间之流动。倚栏久立只为眼前那枝,那蘖,那芳,那茵。春好不止一人惜之喜之,我之情不光一人读之懂之,还有倚栏的“玉儿”。“玉儿”倚栏沉迷清婉,为的不是雕栏,只是这个春。

申美英

申美英:美国洛杉矶作家协会会员,《洛城诗刊》古诗词栏目编委!中英文双语杂志《诗殿堂》古诗词栏目副主编!

3 views0 comments